低徊入衣裾——狗与民俗生活

时间:2019-05-06来源:


 

旧犬喜我归,低徊入衣裾。——《草堂》唐.杜甫

狗一直以来是人们最忠诚的朋友,自古与人类就有着千丝万缕的情感“瓜葛”,这样别样的温情,淡淡的、带着丝丝的忧伤,总能触及我们的心灵深处!狗对人忠诚如此,人对狗疼爱亦如此......

在渭南市博物馆与华相宜展厅内,收藏着数件唐代的陶狗珍贵文物,它们或卧、或立、或憨扑、或威猛、或活波可爱、或神气十足,无不惟妙惟肖,生动有趣,真可谓文物版的表情包,让人忍俊不禁。

其中,这尊白衣红陶细狗,更是令许多来参观的观众在它面前驻足停留。这尊陶塑出土于富平县美原镇索西村的唐代墓葬中,高6cm,长8cm,属于国家三级文物。陶狗呈卧姿,嘴巴尖长,两耳向前微竖,脖子耸立凝视着远方。最生动处在于两条前腿交叉相叠,尾巴微微卷曲于背部之上,显得乖巧温顺,机警敏捷。整体造型生动活波,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独特的艺术感染力。

在陕西关中一带特别是渭南北边一带盛行着一项民间竞技活动,用善于奔跑的细狗来追逐野兔,它就是“细狗撵兔”。

细狗又叫细腰狗,属于牧羊犬的一种。尖脸、垂着两只长耳朵,身材细瘦挺拔,动作灵敏,最大特点是速度快、凶猛善咬。“腰似弓,尾似箭,四个蹄蹄一盘蒜。”这句顺口溜道出了好细狗的标准。善跑也有标准:头小、腰细、尾巴直、爪子紧。

“细狗撵兔”属于一种狩猎形式,在关中已有上百年的历史。渭南地区自古是十三朝古都西安的皇家猎场,虽然朝代更迭,岁月替换,但狩猎传统却完整的保留下来。蒲城县志中就有唐代皇室在蒲城狩猎的记载。我国唐代、汉代古墓的挖掘中,也发现了很多狩猎的壁画。随着时间的迁移,这种皇家御用猎犬渐渐流入民间。“细狗撵兔”也成为了关中人喜爱的体育运动项目,可见关中的“细狗撵兔”,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。

陕西关中地区到冬季属于农闲时分,作为无聊时光的调剂和点缀,“细狗撵兔”成为农民的一件乐事。选上一块空地,带上自己心爱的猎犬在田野追逐、寻撵兔子,成为农民的一大乐事。撵兔时,人们组织严密,分工细致,还得讲究战略战术。粗狗劲大奈奔跑,任务是长途奔袭。追着兔跑;细狗蜂腰长腿尖爪子,跑的块且灵活,但没有耐力,专负责疲于奔命的兔子被粗狗的人狗队伍发现兔子时,立即发动人、狗四面追围,八面堵截。霎时,尘土飞扬,人狗潮水般汹涌。那口哨声、犬声、助威的呐喊声震天动地,此起披伏,响成一片。人们一边撵兔一边用棍砸,参与者忘乎所以,激动万分。此时,粗狗、细狗在精彩表演着它们的拿手好戏,再精明的兔子,在它们面前都是被捕捉的命运。如今,细狗撵兔已经被列入陕西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这是一种游戏,是人与狗、狗与兔的游戏,也是一场较量,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。近年来,这一活动在渭北大地蓬勃兴起,成为渭北大地冬天一到亮丽的风景线,成为渭北民俗旅游事业的一大窗口。